;
位置导航:首页/科普天地
粒子加速器王国里的靖江专家
来源:靖江市科学技术协会发布于2018-4-23 10:30:00

  1965年,陆元荣出生在靖江小桥村;1982年,陆元荣考上北京大学,从此徜徉在核物理学科的知识海洋;躬耕专业领域三十多年,如今,陆元荣的名字和一系列加速器的顶尖技术连在了一起。

  上世纪七十年代,靖江原越江乡小桥村里考出了几位大学生,成为乡间轰动一时的美谈。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我大哥的几个同学他们都在七七年高考中考上了大学,他们这种模范作用对我的促进还是非常大的,在我们小桥村里头有几个大学生。
  1977年,陆家老大考上了大学,而陆家老二因为没有保送高中的资格,在十圩农中半工半读。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半工半读我觉得好辛苦,因为那时候家里很穷,也没有自行车,每天早上起来去上学,我感觉好像四五点钟就从家里出发了,晚上学校里又没有寄宿,然后他回家,回家以后每天写作业写的很晚,高中的那些课程,这个事情给我的感触就非常深,我二哥每天回来脚底都是泡。
  勤奋聪颖的两位哥哥成为了陆元荣的榜样。陆家老大读大学后,曾带回一些微波电子学的专业书籍,这在陆元荣心里埋下了喜爱物理的种子。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实际上我现在做的工作跟我大哥选的方向还有一些关系,因为我看他拿回家的一些书,我觉得那个好好玩。
  而陆元荣和物理的缘分,却是起源于一位语文老师。初中时期,陆元荣在前进桥学校就读,农村教师匮乏,又恰好遇到学校尝试改革,于是,他的物理学科由语文老师施欣涛来教授。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他头一堂课就带着一杆秤,卖菜的秤进了课堂,进了这个课堂他就让每一个同学上来表演,拿这杆秤称物体的重量,称物体的重量,然后让每一个人认这个秤,怎么读这个数,到底是几斤几两,几斤几两再换算成重量单位。
  在这样的实验中,施欣涛为陆元荣揭开了物理学科的面纱,陆元荣初探科学的乐趣。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我就觉得这个老师很不一样,首先让大家体会什么是重量的概念,然后什么是重量的单位,重量怎么计量,由此而引申他讲的秤杆的杠杆原理,为什么秤能够称出物体的重量,一堂课他就把初中物理的书教掉了一半,我就一下子体验到物理的乐趣 。这个初中老师实际上是把我们这些孩子,调皮的孩子,爱玩的孩子,带到了科学的领域。
  1982年,陆元荣从靖江县中考入北京大学,大学报考专业时,陆元荣原本属意的第一志愿是生命科学与化学,但因为考试发挥不佳,最后被核物理专业录取。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一到学校一下子就差一点功课考不及格,第一学期下来有一门功课考了65分,给我的触动非常大,当时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包括在省靖中的时候,包括在小学的时候,我喜欢看闲书,但是那时候找不到闲书看,我哥哥借回家的书我趁他不注意偷偷藏在我包里,他找不着我也假装不知道,到大学以后没人管着我,一下子就钻到图书馆里头,有一门功课就掉队。
  深刻反省之后,陆元荣学会了妥善安排时间,一头扎进了知识的海洋。靠着国家助学金和两个哥哥资助,陆元荣顺利读完大学,来到了毕业季。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做毕业论文的时候因为这个老师要出国,老师要苦攻英语,然后就去脱产,英语培训,所以也没时间管我,我想,我的毕业设计 怎么办呢,最后没办法,只能自己找文献,自己看,自己一点一点啃,天天一早跑到实验室。
  陆元荣的勤奋努力被教研室主任李坤看在眼里,临近毕业的时候,陆元荣在李坤的推荐下,在全班四十几个同学中仅有四个留京名额的情况下,获得了留校机会。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所以我很幸运,本科毕业的时候遇到了非常好的老师,她就一下子把我留在了教研室。一边工作的时候我就去听很多研究生的课,我觉得在北大就是应该不断学习的,身边有那么好的老师,你不学习怎么行。
  直到工作第四年,陆元荣才正式攻读在职研究生,并提前一年毕业。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我就跟老师说,我说研究生的那些课我已经全修掉了,老师说这怎么可能呢,我说学院的教务都有成绩,他们记录了我的成绩,然后当时基础物理系,到基础物理系上查考试的成绩,所以我实际上研究生很多课程老师都给免掉了。
  1991年起,陆元荣担任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加速器教研室工程师,后又相继担任北京大学重离子物理研究所教研室副主任、党支部副书记等职务。由于出色的科研能力,1994年,陆元荣到德国重离子物理研究所担任客座研究员,并在德国车间“偶遇”靖江车床。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那个时侯我进到这个车间看到很多靖江的车床,一看上面是中国制,靖江的车床,靖江生产的,我就问德国人,我说这车床多少 钱一台,他们告诉我这是两万人民币一台,两万人民币一台对于那个时侯的中国当然是很贵的,但是你们不知道,德国人把靖江的车床加上286的计算机,返销中国20万。
  国内售价两万的车床,加上计算机返销中国,价格翻上了十倍,这让陆元荣感到了深深的震撼,也更加立志要用所学知识报效祖国。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九十年代,九五年大概是二十多年前,那个是最原始的现在数控车床的技术,但是德国人利用我们靖江生产的车床,加上286计算机,就把我们靖江两万块钱的东西,返销中国就变成了20万的东西。
  近两年交流期满后,陆元荣带着更严谨的实验方法回到了祖国。1998年,陆元荣和团队建成了国内第一台强流氧离子RFQ加速器。这项突破性成果得到了国内外业界的广泛关注。
  陆元荣  北京大学核物理与核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我们就建成了国内第一台一万伏的强流的氧离子的RFQ加速器,这个加速器上我们做了很多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们用这个加速器进行了氧正和氧负离子的同时加速,这是世界顶级的成果。
  
1999年,陆元荣获北京大学优秀青年加速器工作者称号。
2001年,陆元荣受邀赴德国跟随U.Ratzinger教授从事并负责海德堡大学重离子治疗癌症用IH直线注入器研制。首台装置在德国海德堡大学成功安装,并用于癌症病人的康复治疗。
2008年底,陆元荣协助陈佳洱院士圆满完成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委主任基金项目“分离作用RFQ加速系统的研究”,项目进展取得了预期的成果,验收专家组对项目的研究成果评价为A。

2013年,陆元荣作为我国科技创新界人士作客《华人会客厅》,被该栏目称为“加速器王国的躬耕者”。


  躬耕于加速器王国,如今,陆元荣正致力于中子照相课题的研究。通过中子照相的方式,造福癌症患者。在北大未名湖畔,陆元荣正勤奋踏实地把科学转化为生产力,在加速器王国永不停歇。